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 > 行业新闻 > 中国超跑俱乐部

中国超跑俱乐部

www.auto0768.com  2012/10/10 11:21:49  潮州汽车网

“超级跑车”逐渐成为财富阶层身份象征之一。在北京,有一群年轻的超跑爱好者,成立了一个叫SCC的超跑俱乐部。关于这些超跑俱乐部的故事,充满着神秘、奢华、猎奇和争议。


北京SCC超跑俱乐部的入门车型是保时捷911


每位SCC的成员都拥有不止一辆超级跑车,只要国际上出现一些新型号的赛道跑车,他们都会第一时间试驾并入手。网络上流传着一段关于SCC的煽情文字:“男人可以游戏人间,享受女人爱慕,但终有一天,却可以为了一个女人的幸福,隐身在世界的一角;也可以,开着鲜绿色的兰博基尼,在加速的一瞬间,带着酥麻与振动,和性快感接近,成为开着超级跑车的中国孩子。他们,便是北京SCC超跑俱乐部。”图为SCC举办赛车嘉年华现场的车模们

 

 

SCC俱乐部成员时常会集体活动


2011年11月11日深夜,超过150辆超级跑车聚集到了北京工人体育场外最时尚前卫的夜店门前,几乎所有跑车都是最新款的,包括法拉利、兰博基尼、帕加尼和阿斯顿马丁等。图为SCC集体活动时停在路边的跑车引人围观。

 

 


几乎SCC的每一次集体活动,最后都演变为“新闻事件”


最著名的莫过于2010年北京车展期间,超跑俱乐部60辆跑车在工体集结后,一起开往新国展看车展。因60辆跑车在沿途及新国展造成了轰动效应,以至于抢了车展的风头,也被旁观者们戏称为去车展“踢馆”。图为新国展外一字排开的SCC超跑们。

 

 

曾有12辆兰博基尼组成豪华婚礼车队,由东向西经过长安街


一篇名为《羡慕嫉妒恨!长安街最牛婚车队》的帖子在网络引起热议。因兰博基尼车标为一头犟牛,此车队被网友冠名为最“牛”婚车队。引发这次网络热议的“始作俑者”也是SCC。一名会员否认了这是“炫富”行为:“为什么选兰博基尼做婚车,因为倡议那次活动的朋友本身就是兰博车迷,所有的车主都是义务捧场,就像那些全用马自达或是奥迪做婚车的一样。”图为最“牛”婚车队。

 

 

北京SCC创立于2009年8月,创始人是张宽和他的几个朋友


“起步阶段并不好过,也曾有过挨个敲超跑车窗招揽会员的阶段。”如今,SCC在全国有15个分支机构,超过500名注册会员,超过700台注册超跑。图为北京部分SCC成员与跑车合影。

 

 


在张宽还只是个10几岁的孩子的时候,就很迷恋赛车


直到3年前,他即将年满30岁时才拥有人生第一辆超级跑车:一台法拉利。他至今仍记得第一天将车开回家的情景:“所有街上的人都注视我。直至今日只要我开着他上街就能吸引极大的注目,有些流露出羡慕的神色,有些则充满厌恶。”图为SCC举办赛车嘉年华时停靠在车房内的各式法拉利跑车。


 

李甫也是SCC的创办元老之一


李甫也是SCC中最为大众熟悉的会员之一。组织了大量SCC的公开活动,摄影高手。按照李甫参加央视电影节目的说法,他幼年曾经辍学,是从“草根”创业积累的财富。图中红衣者为李甫,黄色的法拉利是他的座驾之一。

 

 

在中国由于高额的税率,超跑的售价是海外的2-3倍


一台超跑几乎不可能是普通人的选择,他只能是富人的玩具。根据2011年胡润财富榜的统计,在中国内地有超过9万6000名千万富翁。而在最近的4-5年中,这个数字每年以超过10%的数字递增。图为某奢侈品牌店外的贵妇。

 

 

但120多位SCC会员在今年北京车展扫走价值超一亿的豪车


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法拉利跑车的拥有量自2005年已经翻了三倍。兰博基尼在中国的销量也以每年20-30%的速度猛增。在今年北京车展中,由120多位SCC超跑俱乐部会员组成的超跑“扫货团”,扫走超过价值一亿的豪车。图为今年北京车展最新发布的兰博基尼URUS。

 

 

SCC的会员几乎都是千万富翁,会员拥有的跑车应有尽有


在SCC中,入门跑车至少价值150万人民币,会员拥有的超级跑车从限量版玛莎拉蒂到阿士顿马丁、帕加尼、特拉蒙塔纳应有尽有,价格从140万到3000万不等。图为SCC发起并组织的2012年度中国极速赛车节中整装待发的超跑们。

 

 

在SCC里,最贵的一款车是帕加尼zonda R


这是一款赛道版跑车,在国内的售价加上税金后售价在4000万以上。但是这辆车没有车锁,倒车需要人推,所以没法上路,每次要雇拖车从车主家拉到赛车场。图为国内售价接近4700万人民币的帕加尼zonda R跑车。

 

 

购买超跑的费用只是开始,后续保养费用更是高得惊人


例如在北京的国际赛车场,开着超跑进去遛一圈的价格在1000-10000元不等。图为SCC发起并组织的2012年度中国极速赛车节中登场亮相的帕加尼zonda R。

 

 

仅一次法拉利跑车培训活动,就有SCC会员为此支付了30万


和香港和日本来参加培训的多为“老男人”不同,绝大部分中国学员都是年龄在20-30岁之间的“富二代”。

 

 

在中国,法拉利绝大部分顾客都是年轻的富二代


法拉利亚洲区执行总裁Edwin Fenech坦言:“中国是法拉利的重要市场,是我们业务增长最迅猛的区域。”法拉利北京区的一名销售说“绝大部分我们的顾客都是年轻的富二代们,中国的家长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孩子。”图为一名家长带着孩子穿梭在超跑群中。

 

 

SCC成员的行为经常被路人解读为“富二代又在造了”


SCC的车友们经常去保利大剧院背后一条小巷子里吃烧烤,当他们坐在路边的烧烤摊上大快朵颐,他们亮绿色的兰博基尼和锃亮的黑色法拉利就成了路人关注的焦点,还有年轻的女孩儿倚着钢铁机器拍照。他们的行为经常被路人解读为:“富二代又在造了。”图为SCC发起并组织的2012年度中国极速赛车节中场边休息的车模。

 

 

几乎SCC的每一次集会,哪怕是公益活动,都会招致恶评


人们认为他们都是“富二代”,他们的财富来自于父母的馈赠,他们的超跑只是炫富的玩具。图为浙江“G-CLUB”跑车俱乐部以“安全驾驶,抱团慈善”为宗旨,在浙江省东阳市横店影视城秦王宫景区和东白山风景区拍摄俱乐部的年度宣传片,宣传安全驾驶,杜绝酒驾和街头飙车。 

 

 

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目中,他们是带有“原罪”的富二代


这些年纪轻轻就有超跑相伴的人,他们的财富都来自有权有钱的父母,他们是带有“原罪”的富二代们。然而在SCC创始人张宽心中,这种对超跑拥有者的嫉恨是对跑车热爱者的污蔑,他成立SCC,就致力于改变这一切。图为车房内的年轻人和他的超跑。

 

 

可是张宽个人看法却无法改变社会大众对“富二代”的偏见


事实上,受父辈荫蔽而无所畏惧的“二代”们正用实际行动在这个阶级矛盾迅速激化、贫富差距逐渐悬殊的社会中制造“火药味”。李一帆那句惊天动地的“我爸是李刚”和“药八刀”、杭州胡斌的“70码”事件,都活灵活现地刻画出这个时代的人们为何如此憎恶“二代”。SCC成员们抱怨说将超跑停到公众场合经常被人恶意刮蹭,每次都会造成数千元的损失。图为李一帆之父李刚上央视致歉,痛哭流涕。

 

 

有社会学家认为,超跑会加深富有阶层和平民之间的矛盾


在社会学家赵女士看来:超级跑车会加深富有阶层和平民之间的矛盾,在一个贫富分化的社会中,普通人会倾向于认为富人“为富不仁”,财富迫使有钱人需要作出额外的努力,来换得良好的社会评价。赵女士肯定了SCC禁止会员在街道上飙车以及酒驾,但她也认为,纸面上的规矩更应该落实到每个人的行动中,才能起到效果。而就在798艺术区的一次展览中,一张照片清晰地显示:两名SCC的会员驾驶法拉利和保时捷在机场高速路上飙车。图为SCC发起并组织的2012年度中国极速赛车节中亮相的超跑。

 

 

在温哥华有华裔富二代组成“超跑俱乐部”飙车被开罚单


加拿大温哥华地区发生的一起飙车案件也印证了赵女士的担忧:大温哥华地区华裔“富二代”组成的“超级跑车俱乐部”13名成员日前在繁忙公路上追逐赛车遭警截获,并被开出罚单。但至今无人对此事件表示后悔。部分涉案华裔司机在社交网络上讲述当时的情形,称当时是14辆名车一同前往当地一个叫白石镇的地方,其中部分司机在公路上赛车,结果被大批市民投诉,“一下高速,整个白石镇的警察都来追我们”。一名本地华裔名车界消息人士透露,这次超豪华车队飞车的事件,车辆及司机皆属于当地一个由华裔年轻人所组织的“超级跑车俱乐部”。该俱乐部成员大部分皆为中国的“富二代”。这些成员在这里求学时,带数万加元的名表,手持数千加元的高档手提电话,生活非常富裕。图为加拿大警方拖走飙车超跑。

 

 

该俱乐部创立时曾与警方合作,回国后便有人非法赛车


消息人士称该俱乐部刚创立时曾与警方合作,于多个活动中宣传“驾车不饮酒”、“开名车不超速”等正面信息。但随数名创始人纷纷完成学业回中国后,部分成员便不遵循俱乐部的原来宗旨,有人开始进行非法赛车。他称这些人赛车时完全不管加拿大的交通法例,例如这次“阻车清路”的手法,基本上是参考中国国内非法赛车的方式,只是中国国内并不会在下班繁忙时间赛车。“我们没要炫耀什么,更没给咱中国人丢脸!”大部分肇事司机在讲述事件时,皆未有后悔的言词。部分司机更说“老外眼红中国人开好车”、“警察缺钱”。并称当时根本没有飞车,如果真如外界说法开到每小时200公里,拿到的罚单不可能只有196加元。据此间2日出版的明报报道,其中一对男女,更在车子被警察拖走时,在爱车前微笑合影“留念”,并写上“车被拖了,我们表示‘很开心’”。另一名司机也在拖车时拍下大量相片,强调是“年轻时疯狂的证据,以后给儿孙看,告诉他们爸爸年轻时也疯狂过。”图为参与飙车的青年们在路边嬉笑。

 

 

为了打造正面形象,北京SCC一直致力于慈善活动


他们定期去养老院探访,为动物救助站捐献物品,在7-21北京特大暴雨灾害后,还组织车队前往重灾区房山,为灾民发放物资。一名网友在SCC官网上留言到:“我曾经觉得所有富二代都是浪费炫富的人群,你们的善举让我很有触动,希望能影响到其他人。”图为SCC成员组织车队赴房山发放救灾物资。

 

 

但媒体的推波助澜却加剧了社会对于“二代”的仇恨


“只要一起交通事故中的一方是有钱人,媒体就会一边倒地引导舆论仇富,而当我们做公益活动时,压根没人来报道。”SCC创始人张宽曾经这样抱怨媒体的“不公平”。图为上海的某次超跑品牌活动。

 

 

SCC俱乐部创始人希望在中国推广职业赛车


张宽的雄心大志还体现在他希望在中国推广职业赛车。而事实上,中国业余赛车的水准远低于国际水平,绝大部分的年轻人购买超跑只是为了让自己在进出夜店的时候“更耀眼”。38岁的刘忻,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板,同时也是法拉利跑车的拥有者说:“你怎么能指望一个没有酒窖的人懂鉴赏红酒呢?这就像你怎么能指望一个父母辈连超跑是什么都不懂的富二代真正的了解超跑呢?”图为一名年轻人和他的帕加迪威龙。

 

 

张宽说:"我希望等我老了,SCC依然存在"


为什么成立SCC有限公司?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SCC不能仅靠会员个人的财富维持。张宽说:“我希望等我老了,SCC依然存在,而让SCC长期生存的最好路径就是商业化。” 图为SCC发起并组织的2012年度中国极速赛车节中整装待发的超跑们。

 

 

在2011年,北京SCC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由于SCC俱乐部本身并不赢利,为了SCC长远发展,北京SCC有限公司在2011年6月1日注册成立,拥有20名全职员工。 图为SCC“偶像级”成员,绰号“喜越”和他的爱车。

 

 

SCC有限公司有四个业务方向


SCC有限公司有四个方向的业务:会所只是第一项,第二项是汽车保养中心,目前已经在内蒙古成立了第一家。另两项则是引入奢侈品商店和举办商业汽车赛事。SCC希望引入的奢侈品商店将出售罕见的品牌,让更多的会员了解奢侈品文化。图为SCC发起并组织的2012年度中国极速赛车节中整装待发的超跑们。

 

 

张宽说:“在SCC有很多我这样从草根到富豪的人。”


至于人们所质疑的SCC是“富二代”的大本营,张宽则觉得完全是一种误解,SCC只是一群超跑拥有者和爱好者的大本营:“我认为我在为这个国家做一件好事,包括引入超跑赛事以及用西方的管理方式运作超跑俱乐部。”图为SCC发起并组织的2012年度中国极速赛车节中,工作人员打理超跑。

 

 

李甫也表示:"SCC为国税的增加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可乐”李甫也表示:“其实说到这些我们心里也很委屈, 因为大家一直都有做公益事业,而且每个人手上也都有很多公益项目。而在国内购买一辆超级跑车的价格是国外的2.5倍以上,因此SCC为国税的增加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图为SCC发起并组织的2012年度中国极速赛车节中,一名参赛的女车主。

 

这些被形容为“富二代”的孩子,成为这个时代的鲜明注脚


澳大利亚ABC电视台曾经以SCC为切入点拍摄过一个“揭秘京城富二代生活”的纪录片。在这个纪录片当中,ABC认为中国的“财富一代”多通过房地产业积累巨额财富,而他们的后代则被形容为“富二代”,在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和追求极速的超跑之外,年轻人们也与他们的父辈一样,拥有着雄心壮志,渴望在这片经济飞速发展的土地上,缔造新的财富传奇。CNN也曾对SCC成员进行采访,当被问到为何购买超跑时,一名被推上前的男孩回答:“Because my father is very rich.” 和世界上任何一个曾经或正在经历蜕变的经济体一样,这些从一出生便注定与金钱相伴一生的孩子,也将与这个时代一起,在争议、喧嚣,且行且看的进程中,成为历史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鲜明注脚。图为SCC两名创始人“宽宽”和“可乐”与爱车合影。

 




 

 



 


 



 



 

 




相关新闻

团购报名

选择车型:    *
计划购车时间:
付款方式: 全款 按揭
姓  名:  *
手  机:  *
留  言:

网友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发表
可用表情:无           
验证码:

官方QQ群

车型点击榜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潮州汽车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8-2012 Auto076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ADD):潮州市枫溪镇绿榕南路中段顶丰文化传播301 客服电话(TEL):86-0768-2616006
传真(FAX):86-0768-2616006 服务邮箱:market@auto0768.com 邮编(P.C):521000